正安文化(北京)

北京市 东城区 国子监街40号
咨询电话:010-64009772

【学员分享】万法归宗(医生培养计划林杰老师课程有感)

初识林师是在油麻菜老师的博客上,读过几篇相关的文章,对“天下无病”的理念颇有好感,但打算去拜访学习还是缘起于麻爷的一个承诺。

当时麻爷来成都挖掘中国好中医。在陪麻爷走访中医的路上,他得知我是学中医骨伤专业的,便兴奋地说起在北京有个林杰医生,专以手法治人,开关手一上,如桴应鼓,手到病除,以后有机会一定介绍你们认识一下。尤其是他那一双手,以后一定要拍一组关于手的照片。

手法医生的手,脉法医生的手,外科医生的手,那将是一双双怎样的手……麻爷不余欺也,果然在一年后便在第一届“全针会” 成都站 —— 《针人针事》有幸 “遇见”了林杰老师。

第一次握手的那一瞬间,已经凝结为永恒。

自己数学不好,一直难以想象手下过了四十万人次的一双手会是一种什么状态,能让麻爷发心要专门拍摄一组关于手的专辑,只要握过或自己的身体被他的手调理过,你便终身难忘。手掌及五指周体通红,背侧以掌指关节为界红白分明,掌侧表皮磨起的茧子,让人看了更容易想起那些优秀的体操运动员,我想齐天大圣飞到天边所见到的那五根擎天柱更应该是红色的才更显中国古典建筑风格……

不由想起之前自己的脉学老师在给病人摸脉时,病人会有三根手指头上的气往身上灌的感觉,所谓意到、气到、力到就是这个意思。需要有多大的意力和念力,才能让气血将手指灌注得如此充盈?然而就是这样一双“营养过盛”的手,握起来却如此柔软,完全不似之前所想的长期施以手法的人那样刚猛的毒手。以此手施术于人,所谓的“开关手”就在那一开一阖、一呼一吸间,带你进入一念间的轮回……

初入林门,林师并没有急于给我们想要的治疗方法,而是分为心法、手法、针法的顺序倾囊相授,反复强调心法的重要性,治病的不是治疗方法,而是治疗思路。不要拘泥于一方一法,一招半式,心法有了,思路对了,万物皆可为药,招招皆可制敌,天地万物不为我有,为我所用!

一开始便知道,这就是我想要的上乘功夫!

想起之前学医,仅仅重视哪一方可以治哪一病,哪一穴可以治哪一痛,以致被无数病名所拘,被无数痛处所累,而渐渐成为一个不究其因只识其果,方中药品越开越多,剂量越开越大,针灸穴位越取越多,哪儿疼扎哪儿,只知道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糊涂医。糊涂医治糊涂病,治好了也不知病人是怎么好的,没治好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没好,继续投以大包围的方和阿是穴的针,虽无谋财害命之心,但与之又有何异?

每览林师开方药品四五味,剂量一二克,方觉自己实乃暴殄天物,殊不知少火生气,应如阴风吹火用力不多,穴位精简才能抓住主要矛盾,更有针对性,随手起效,如风吹云,如汤沃雪,如镜湖投石,鼓荡气血而已。

人体如地球,有着强大的自愈能力。海水污染了可以自净,生态破坏了可以自我调节,人身亦如此。疾病的发展过程多是自身“应激——适应——代偿——修复”的过程,而我们医者常常没有顺从此发展规律,而是自以为是地去硬性干预,人为地打破自身调节代偿过程中所建立的平衡,又使身体陷入另一个不平衡之中,岂不殆哉?

心法的讲解耗用了课程的大部分时间,且贯穿始终。因为要接受这心法,首先就要破掉你心中那个“执”,学医到临床十几年时间,自己的心已被现代医学无数的病名所局限,被病名和实验室指标所绑架,根深蒂固的思维模式难以舍弃,这是学习的最大难题。

那时候多希望自己是一张白纸,像段誉和虚竹那样心无外物才好接纳真经。想到要忘记自己之前所学的一切,有些撕心裂肺但又无声呐喊,难道自己十多年学的都是错的?!如此辛苦的得来全要放弃?

非也,是舍弃!舍弃不等于放弃,只有放空自己,才能坐忘止观;只有放下全部的束缚和牵挂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只有跳出格局,站在局外看局内,不做演员当导演,才能“观自在”。

实不坏空,空不碍实,不离于象,不着于象,其实大象本无形,其实无形又无象,其实天下本无病,庸人自扰之……

记得一次讲到心经时,自己正逢节气心区不适,作为案例上前让林师示范手法,林师牵拉自己的掌指关节,随意摆动整个左臂,这是牵拉心包经和心经,然后跟我说:“你大包和辄筋穴处有个大包,把这个大包消了,你的胸闷就好了。” 话音未落,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林师双手牵引我左上臂的同时,一脚踹向了我的左侧腋下,猝不及防,周围的人也被吓了一跳,从那一刻起,我便深深的体会到了什么是不拘于一方一法,什么是信手拈来!

一旦临证,机融于外,巧生于内,手随心转,法从手出,法之所施,使患者不知其苦,方为手法。手是心的表达,针是手的延伸,心法、手法、针法,万法归一,以无法为有法,以无形胜有形。

不禁想起玄奘法师参悟《心经》后的开悟:

法本从心生,还是从心灭,

生灭尽由谁,请君自辨别;

既然皆己心,何用别人说,

只须下苦功,扭出铁中血;

绒绳着鼻穿,挽定虚空结,

拴在无为树,勿使他颠劣;    

莫认贼为子,心法都忘绝,

休叫他瞒我,一拳先打彻;

现心亦无心,现法法也辍,

人牛不见时,碧天光皎洁;  

彼此难分别,秋月一般圆,

阴阳道已明,愿为后人写…… 

2014-09-12 王勇 正安聚友会四川分会

热度 ( 1 )

© 正安文化(北京) | Powered by LOFTER